HOME

在路上

一些在路上写的句子

黑夜中,列车时缓时疾,月亮嵌在窗上,冷冷的暗暗的,不舍得多放出一点光芒。那个曾经在黑夜里发光的灵魂,我许久未见过,它像这月亮冷冷的暗暗的,但时不时会亮一下,在像这云一般混沌的生活里,它是唯一能抓住你眼球的那一个,再也没见过。

生活是什么?活着为了什么?什么是有价值的?

我始终觉得人活着是为了体验这个世界并且留下些痕迹,不管怎么样,热爱生活是没错的。什么是有价值的?我认为价值实际是人赋予的,我所谓的赋予不是主观上的赋予,它倾向于发现。以自己的视角找寻事物的价值所在。有生活的,热爱生活的人大概不会像我这样无聊的去想这些东西,他们可能在琢磨一道菜研究一行诗。

可能和自己学理科有关系,我执着于逻辑正确,如果它是对的,至少在逻辑上要说的通,可事实不止一次的告诉我逻辑正确不是一切的前提,逻辑正确是我说服自己的方式,而我想改改。

3月14日 凌晨 2 点于由北京往杭州的 Z9 上


马上就要 25 岁了,过完年一直盘算着三月份要去一趟安庆,当作春天的远足。海子自杀时,和我一般大,我终究也到了这个年纪,每个年纪好像都十分尴尬,都有想做而未做或者不能做的事。

“公元前,我们太小,公元后,我们太老“。

诗歌,大概真的属于十几岁的年纪,那时爱看天、看地、爱做梦,世界在眼前展开,而我们才踏出几步。当你完全跳进这个世界后,山不是山,水不是水,笑里藏刀,冷面热心肠,这个世界并不是纯粹单一的、它是复杂多变量的,沉默,沉默,出口便是错。我快倦于探索和感受了,欲望的刺激来的简单直接多了,事实上这也是一种倡导和流行的方式。

倦于探索后,离诗歌更加远了,心急了,生活的节奏快了,无暇思考和感受,一直往前赶,却又不知道在追逐什么,很迷茫,又不知道在迷茫什么。人会在某一刻顿悟,忽然一下成长,而明白的时候已经不能回头。就像这个春天的到来,枝桠交错,花朵遮蔽天空,你无法阻挡。

3月27日 于安庆回杭州的大巴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