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一些念头又涌了上来

13年的秋天,也是10月,第一次坐飞机,第一次去北方。当时很兴奋,离开熟悉的人、熟悉的生活环境,所谓天南地北。十月的大连很冷,当时也是穿着身上这件抓绒衣,在呼啸的北风中瑟瑟发抖,双唇干的起皮,依然兴奋的玩了好几天。年轻确实好,为第二日7点的特价飞机,前晚可以在萧山机场”坐“一夜。今年已经来北京出差2、3个月了,从读书到工作,离家都不超过50公里,人都会向往没做过的事,我一直向往去离家远点的地方工作生活一段时间,隔段时间再换个地方,可真的离得远了,又开始想念,也许吧,再没找到第二故乡前,第一故乡永远是最好的。

每次出差,都要往包里塞上3本书和一个kindle,平时不好啃下的大部头的书丢进枯燥的出差时段里,不多久就被翻完,高三那年看了3遍的《瓦尔登湖》,现在完全静不下心来看一页。书在哪里读完就会染上哪里的气息,某时某刻再翻开,往日又会重现。余华的《兄弟》让我想起在北京的蓝天白云下,松软的沙发里头皮发麻的感觉。

越长大越明白,越来越不会奋不顾身孤注一掷,这难说完全是件好事。可当生活像一潭死水时,就必须作出点改变。

20161022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