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宏村行

http://houye.xyz/images/hongcun.jpg

3号坐大巴从杭州到黄山屯溪,车上才十余人,很空,有人躺俩座位睡觉,有人斜占俩座位休息。上了高速公路后,车也少,青山座座, 难得见山的我很是激动,无心闭目养神,于是从书包拿出刚买的《月光落在左手上》翻看,前些日子看《锵锵三人行》,对余秀华起了兴趣,迅速买了她这本诗集。读了部分,我喜欢她的诗,我喜欢诗中有大自然。车穿过一个个隧道,忽明忽暗,渐渐出现的房子是白墙黑瓦的仿古建筑,扒在窗口,看它们疾如飞矢,我到安徽了!

在屯溪汽车站,和G汇合,匆忙而幸运的坐上足够早的班车,出发,目标宏村。绕了一个半小时山间公路,我竟没多少晕车的感觉,可能是好久没见一直聊天的缘故吧。车至宏村时,只剩三人(不算司机),心想人少好,我讨厌旅游景点人挤人。进了村,人比我想象中少得多,一路难得遇见游客。一位大妈热心的邀请我仨住她家旅店,许是游客太少,她非常执着。

傍晚闲逛,村民晒的猪火腿远多于游客,没有熟悉的热闹旅游气氛,在静静的宏村走着走着,路儿弯弯曲曲,其旁的水流哗哗响。瞎走,拍照,吃晚饭,G抢着付钱。为找原先的住处,在毫无规律的巷子里反复迷路,望夜空,月圆且亮,眼前巷子的路依旧模糊,俩人问路迷路,走回头路,月亮如果看得见,一定忍不住在寂静的夜空中笑出声来。

整个青旅只有我们两个客人。没有合适的心情和合适时间的火车,G决定一早便走,又是这么的匆忙。随性的姑娘,我得替你仔细游览下宏村。

因为每个地点都逗留的很久,一个上午我跟丢了好几个导游。宏村的景点并不多,随导游一趟下来才花一个小时左右,而我花的时间则更多点。

在树人堂,见一卖书的老先生,我起初以为是卖千篇一律的旅游手册明信片之类的,走近翻了翻其中一本。老先生说这是他写的,我看了他一眼,顿时来了兴趣,站着看了十多页,掏钱买下《乡野流年》。老先生说这本书里全是他的回忆他的青春,其间对每波导游带队的游客也念叨着同样的话。老先生47年生人,高考落榜后务农20余年,后承包榨油厂经商10余年,本世纪初才开始写书,文字是他那个年代的感觉,简洁真挚。

归途中将《乡野流年》看了大半,书分三部分,分别为乡野美食、乡野旧闻、乡野读书。序言有这样一句话—— “1949年后的30年要毁灭多少珍贵的文化遗产、历史文物与古建筑,要丢失多少优秀的传统美德,要扭曲多少正直人的心灵!回头看的越清楚,心里越痛惜。” 那几十年,政治运动一波又一波,人民生活的并不好,乡野美食的就是饥饿年代的美食记忆。文革中,破四旧批孔运动毁坏了许多东西,现在看到的横梁及窗口的木雕,在当时用泥糊住并贴满标语才得以保存。南湖书院在文革中失去的雕像现在是用画像替代。我在书中摘了些楹联

”惜衣惜食非为惜财缘惜福,求名求利但须求己莫求人“
”日有所思经史如诏,久于其道金石为开“
”淡泊明志,清白传家“
”愿乘风破万里浪,甘面壁读十年书“

宏村是座依然活着的村庄。即使是参观景点的老房子,也只是开放前厅供游客参观,依然有人住在老房子里。旅游带来巨大的人流量,于是几乎家家户户都搞旅店饭店,随处可见。沿路有水流,作用同现在的自来水,是宏村的一大特色。村中有月沼,村前有南湖,湖中有荷花,湖上有桥,在桥上望宏村,村两头还有两棵树龄500年以上的古树。建筑是凝固的艺术,这个设计奇巧的村庄,这些几百年历史的老房子,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象当时人的生活。

前文提到的大妈说的对,如果我们自己去里面找某个旅店很可能会花个把小时,对我们来说,宏村真的像个迷宫似的。它不大,但它内部复杂无规律,令人爱又恨。G的心中有个迷宫,她在其间困扰痛苦不已,为了暂时逃离,来到这个更大的迷宫。黄山未成行,旅程也匆匆,愿往后生活别再负人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