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手表 你去哪里了

昨天傍晚在车站等公交时,看见一个中年男人焦急的望着车来的方向,下意识抬起左手腕看了眼时间。直到现在,这个抬手腕低头看表的动作还在我脑海里驻留,仿佛这个动作十分怪异突兀。手表作为一个计量时间的工具竟已渐渐淡出了生活,使得看手表这一动作,在我看来,变得有些复古。

在某个时代,手表曾是“三大件”之一,是结婚必备的生活用品,我没有在那个时代生活过,但我对于手表却是有感情的。小时候,见到的第一个戴手表的人是我爷爷,我的印象中他总是一身白衬衫戴一块银色金属手表,表面总是朝内,防止它刮花。手表在我手腕显得很大,晃晃荡荡的。我在抽屉里找到过一块我爸戴坏的手表,也是他唯一的一块手表,我常常把它放手上比划比划。上学后,我手上一直会有一块手表,它们前仆后继地被佩戴在我手腕。一开始给我买电子表,我从来没有使用到它电池耗尽,不是断了就是坏了,好在也不贵,坏了再买。有一阵用指针表,那时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,戴这种表才像大人。手表和钢笔一样,我无法断掉拥有它们的念头,如今字写的很丑,在初中之前,我竟一直是用钢笔写字,暑假则会在家临募。

我喜欢数字显示的电子表,它更直观。我常会看错指针手表的时间,我望着它,总得考虑一下才能肯定的说出时间。最近的一块手表就是卡西欧的G-SHOCK 5600E——一块防震防水的电子表,它被我遗失在篮球场。出于心理需求,我总觉得还是需要块手表,需要它在我手腕上跑着时间。

手表记录着时间,同时也随着时间在被人遗忘。抬手腕看手表这一动作显然很帅,像用黑莓全键盘双手打字般经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