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14杭州国际马拉松之旅

http://houye.xyz/images/marathon.png

马拉松是场全民娱乐的活动,近3万人参加了14年杭州国际马拉松,其中只有几十名专业运动员,奖金是他们的,咱得到是沿途的欢呼加油和风景。杭州马拉松被誉为最美马拉松,先前跑短程马拉松时不以为然,完整一趟马拉松下来,才真正体会到为什么说是最美。

早6点静悄悄的出门静悄悄的坐上了第一辆B1,扎在人堆中撒开双手,车怎么晃都不会到摔倒。到黄龙体育中心时,广场上已人山人海,去年是骑马舞热场,今年没有神曲心里莫名的空落落。一切准备就绪,计量马拉松4人小组汇合完毕,音乐激昂,热情沸腾,迈开步伐,步入赛道,哦不对,是挤入赛道。几分钟后,挤丢一人。临跑还十多分钟,站马路上抖抖手抖抖脚,头顶时不时有直升机飞过,看抗日剧长大的我神经一直放松不了……

奔跑起来,熟悉的感觉。颤颤巍巍的老大爷,横冲直撞的年轻人,奇妆异服的,兴奋吼叫的,都在同一条路上。路旁有敲锣打鼓的大妈,有因封路索性站着加油的,有站着笔直的军人,有一直给运动员点赞的志愿者。一场赛事,把这么多人汇在一起。前10公里跑得挺舒服的,昨天有点疼的右腿还没什么感觉,然后又失散了一个小伙伴。一个苏州的小伙和我同跑了20公里,同样是第一次马拉松,配速也差不多,边跑边聊,说好的4小时30完赛啊。第二个10公里中,和小小也失散了。上了复兴大桥,快完成第二个10公里时,小小追上来了,给我一个越来越模糊的背影。过了20公里,嚼了块士力架,渴的我差点没咽下去,想想贝爷,我还是努力往下咽,这东西富含能量!

第三个10公里,半程的选手欢呼着冲向终点。我平稳的度过了第一个极点,全程的冠军也应该产生了。我终于追上了一个老大爷,大爷白眉白发,高瘦精神,腿到我腰上,而他腰上别有5发士力架,22公里了,依旧一弹未发,所到之处,群众无不发出雷鸣般的掌声,真想喊一声"大爷你的钙中钙掉了"。

跟了4,5公里,右腿开始有抽筋,膝盖更胀了,于是放慢速度,沿江而跑,江面开阔稍有水雾,眼镜上的汗渍晃啊晃,钱塘江大桥尚远,我得踏上它,跑过它余下就只有10公里左右了。右腿更疼了,我停下来拉伸了一会儿,继续跑,疼痛似乎没有减轻的迹象,在医疗站喷了止疼的喷雾,跑到30公里左右实在受不了了……没想到最后还是孤身一人踏上了钱塘江大桥(由茅以升设计,是叫钱江一桥?),我叼着黄瓜迈着诡异的步伐,一个又一个人跑过风景跑过我,几次试着跟上跑一会儿,一跑右腿又抽筋,下桥后我放弃了继续奔跑的念头,遇到饮料站食品站该吃吃该喝喝,11点多了午饭还没吃呢,又拿了根香蕉。

虎跑路龙井路一段,树大蔽阴,这才是杭州,城市有没有文化有没有历史,看看它的路旁的树或者建筑就知道,忍不住想跑上一段,10多米就不行了,收容车慢悠悠驶过,心想下一辆吧,我还行。2只5:30的"兔子"跑过我,本着理科生的严谨态度,我计算了下时间,按照目前的速度是能完赛的,于是加紧了步伐。5:30的"最美马拉松女孩"边跑边和人合影,身影渐远去。

转过42公里的弯,剩下100多米,淡定的走到终点,拿了补给和完赛奖牌。领包处,几个跑完的人围坐,一个小伙抱着吉它唱贰佰的《狗日的青春》

日子一天天就这样过去
那些荒诞的傻逼的时光都不该忘记
想起那些慢慢失去联系的朋友
一回头,青春都喂了狗

几个人会合,我坐在阶梯上打了俩电话发了微信,然后吃着卤蛋眯眼晒太阳。

靠在回校的B1上,太阳西斜,两腿酸胀。小时候想像风一样,而风在风里转弯常常失了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