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悲怆

深夜听着柴可夫斯基的悲怆交响曲,电风扇转动发出响声,手指敲击键盘亦有声音,剩下的就是乌兰巴托的夜般的静。

柴可夫斯基一生最得意的作品就是《悲怆》,曲子首演的六天后,柴可夫斯基染上霍乱而卒。整首曲子时长45分钟,以前都闲来无事听一段,今天完整的听一下吧。

谈人生总会落入俗套,无非那点事,前人已说尽。穿衣在变,说话在变,制度在变,而人所共有的情感没太多变化。情感是一个过程,却只能在结尾描述清。主题为《悲怆》的这个曲子,有舒缓,紧张,惊悚,喜悦,静寂。随着它,由它激发起不同的感觉,在不同的节奏里摇头晃脑,最后落入无声。

这几天,和许多小学同学联系起来,一晃十年,起初觉得可怕,竟然十年了,之前总觉得自己变了许多,呵,无法更老了而已,还是那些爱好,无非适当的发展了。一直被影响,从没被彻底的改变。见一见十年没见了的人会是怎样的感觉,看一看他们口中的我和现在的我有什么区别。

太少有人为永恒做事,敷衍敷衍就过了,厮混足以,现在我也是这样。事叠事涌过来,一件件敷衍而过,不问内心。苏格拉底说“未经审视的生活不值得过”,论语里说“三省吾身”,教父说"忏悔吧“,海子说”诗歌是场烈火,不是修辞练习“,三年前6月9号的清晨,我写下”我相信 真诚 努力 和明天“,`狗屁`。

太多没做好的事,没好好对待的人,不是未到就是错过。

公元前我们太小
公元后我们又太老
没有谁见过
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

不想再看见某些人而常碰见,想见的某些人却只闯到梦里作怪。

听着曲子漫想,曲子终了,我还在寂静里做什么?睡一觉,再醒来,别用脑子活着,别用自由做借口,相信那些名词形容词,配合动词过一天是一天。